文化资讯
行走翠湖边,品阅半部昆明史
五华文惠编辑部   45 阅Oct 3, 2020


翠湖东路、翠湖南路、翠湖西路、翠湖北路,它们大概是昆明城“最不像路”的路。

之所以会这么讲,完全是因为翠湖实在太美,沿岸故事太多。行人沉浸于波光与文韵之间,往往就忘了脚下纵横交错的脉络。

这就好比置身于风景名胜,眼里都是湖光山色,鲜有人会在意栈道是否有名姓。

不过,这么讲似乎不太公平,尤其对翠湖环线来说。

汪曾祺曾称翠湖是“昆明的眼睛”,如此说来,周边道路就是“睫毛”,看似不甚重要,实则衬托着一双精致的双眸。

而且,这双眼睛会说话,沿翠湖走一圈,半部昆明史就书写在面前。

清风徐徐,携来文人气息

(云南大学 张成 摄)

许多跑者都喜欢从翠湖北路出发,坐落于此的云南大学校门,象征着起点。再过两年,这所蜚声海内外的名校就要100岁了。

1922年12月,风雨飘摇的年岁里,云南大学的前身私立东陆大学正式创立,滇军创始人唐继尧、国民政府政要王九龄为名誉校长,白族教育家董泽为第一任校长。1938年改为国立云南大学,1946年,被英国《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列为中国15所著名大学之一。

彼时,在云南大学发生的故事不胜枚举。冯友兰、费孝通、华罗庚等人都与云南大学有过难割舍的缘分,他们在此任教工作,为云南教育奠定了重要基础。

(先生坡 张成 摄)

如今的云南大学静默地矗立在翠湖畔,微风拂过湖面总会带来一股清冽的文人气息。殊不知,这股气息已在此处盘亘了几百年。

今天云南大学的校址,原是明清两代云南的贡院,也就是全省举行科举考试(乡试)的考场,作为云南文化教育的中心,这里迎来了无数赶考的云南才子,抚育出一代中华名家。而临近贡院的先生坡,也承载着无数学子的以学报国的心怀。当时各地的应考秀才被称为“先生”,每逢乡试其多数居住于此地,于是将此地命名为“先生坡”。

现在,贡院的文人风骨已深深嵌入云南大学,先生坡依旧在翠湖一隅陪伴着新生代学子。此刻,行走于先生坡,恍惚间,似是还能听见彼时赶考学子们窸窸窣窣的脚步,和他们意气满满的高谈阔论。

碧波荡漾,漾起往昔音容

(翠湖 张成 摄)

如今的翠湖宁静美好,晓风拍岸、青柳垂绦,而在历史长河中,这里从来都不平静。

行至翠湖西路,一幢身披黄色大衣、胸膛挺立的建筑随即映入眼帘。清晨日暮,仍有操练之声传出。

神州大陆奇男子/携手去从军/凭着团结力/旋转新乾坤

《云南陆军讲武堂军歌》余音绕梁。

(云南陆军讲武堂 张成 摄)

云南陆军讲武堂是中国近代一所著名军事院校,开办于1909年。与创办于1906年的北洋讲武堂(天津)和创办于1908年的东北讲武堂(奉天)并称三大讲武堂。辛亥革命后,云南都督蔡锷将军下令将云南陆军讲武堂改为云南陆军讲武学校。

也就是这里,走出了许多在辛亥革命、护国运动、护法战争、北伐战争和抗日战争中,建立了卓越功勋的历史名人。

1911年,讲武堂的第一批数百人的毕业生被分配到陆军第十九镇充任中下级军官。同年10月30日(农历九月初九),“重九”起义爆发,起义军官兵浴血奋战,讲武堂校长李根源带领起义官兵进攻五华山和军械局;朱德时任排长,率队参加了攻打总督署的战斗。

1915年12月,云南组成三路大军护国讨袁。在护国军中,讲武堂师生占85%以上,从军长到梯团长、支队长几乎全都是讲武堂师生。云南首义历时半年,云南将士流血牺牲、重伤致残1万多人,终于迫使袁世凯在1916年3月22日取消帝制。

抗战期间,讲武堂早期毕业生多成为高级将领,率部奋战在抗日前线。其中,朱德作为八路军总司令,率部在敌后战场抗击日军,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抗战主力军。

翠湖西路,因这些往事,披上了厚重的历史外衣,穿越百余年回望着过去。

树影婆娑,映出激荡年代

(翠湖 张成 摄)

同样地,在风景如画的翠湖南路,绿树掩映着一幢别致的鹅黄色的建筑。这就是著名的抗日爱国将领、云南起义的领导者、原云南省政协主席卢汉的住宅——卢汉公馆。同样在此的还有云南起义纪念馆,其是在卢汉公馆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资料记载,1949年12月9日晚,时任云南省主席的卢汉在公馆内,以召开军事会议为由,囚禁了国民党政、军、宪、特在云南一批高官,继而宣布云南起义,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开创了云南历史的新篇章。

(翠湖的荷花 张成 摄)

卢汉宣布云南起义的时候,在场的有代主席杨文清、绥靖公署副主任马锳、参谋长谢崇文、第九十三军军长龙泽汇、原财政厅长林毓棠、昆明市市长曾恕怀、昆明警备司令佴晓清等。

由卢汉领导的云南起义,让云南乃至西南地区数以万计的军民免遭战争涂炭。也正是这个国民政府大后方的起义,从根本上改变了当时国内战争的格局。

因此说翠湖南路上的卢汉公馆见证了云南的重要转折,毫不为过,它在那个激荡的年代里,风雨不动地守护着一代爱国将领的拳拳之心。

星光璀璨 点亮凌云壮志

(行走在翠湖边 张成 摄)

天晴的夜晚,行走在翠湖边,别有一番趣味。星光璀璨,散落在藏蓝色的穹顶之上。点点星光,向人们展示着过往才子的凌云壮志。

翠湖东路附近有一条青云街。据吴光范《昆明地名博览辞典》,青云街在翠湖东北面,南接圆通街,西北抵翠湖北路和文林街交接处。此街明、清时曾名祝国街、贡院。明、清考生经龙门进入贡院,考试及第为举人后方能赴京应试,遂以此路可青云直上而称青云街,约在1938年前后统名青云街。

(拍照的路人 张成 摄)

作家海男因被青云街的往事所打动,曾写书《青云街四号》。对于青云街,她这样写道:“我与青云街之间,始终存在时光之谜,走在这傍依翠湖和云南大学的老街,总有一种来自身前后的潮汐,濡湿我漫步的脚印,这潮汐以轻柔和忧伤的力量,让我在不经意之间某种灵域就会碰到撞击,来自一条老街形而上或形而上的力量,汇集了时间过去和现在的故事结构,终有一刻,将以语言的叙述力,揭开帷幕。”

(清澈的湖面 张成 摄)

不止青云街,不远处的袁嘉谷旧居亦在今天的车水马龙间,流露着才子的凌云壮志。

袁嘉谷在云南大学执教十余年,是云南独一无二的全国状元。从封建王朝的状元,做到现代高校的教授,古今唯一人,天下亦唯一人,这便是袁嘉谷。与此同时,袁嘉谷还是中小教育史上负责编写中小学教科书的第一人。至今通用的“星期”“乐歌”等名词,就是当时由袁嘉谷新订的。

不仅如此,袁嘉谷的济世情怀,更是为后人所称赞。1937年“七七”事变后,北京、南京相继失守。袁嘉谷忧愤成疾,卧床不起,随即召集子女,说:“人知爱国爱家必以学问经验立其根本,处心积虑者久矣。我则人民知识犹浅,不暇自顾,以大国自豪。人侵我,我不备,战事起,人民涂炭,吾不忍见之矣。”病中起草《责倭寇》一文,未脱稿,竟于1937年12月23日与世长辞,终年66岁。

(拍照的路人 张成 摄)

行走在翠湖环线上,被翠湖的美景所吸引的同时,亦因这些已经泛黄的往事而动容。过去,“昆明的眼睛”静默地望向四周,纪录着彼时的故事,它曾感到悲痛、激愤、无奈、喜悦。如今,这双眼睛,看到了新的世界——整洁的道路,文艺清新的小店,沧桑的旧址经过修缮焕然一新……

在昆明,一定要来翠湖环线走一走。在这里,你将体会到现代与历史相交融的别样风情。


文章来源:云南网
—— 相关推荐 ——
林则徐家风展活动
富春社区综合文化服务中心   196 阅   Jul 25, 2018
重温革命精神 铭记历史教训
华山街道文化站   189 阅   Apr 23, 2018
开展公共文化服务“零距离”工程活动 工作联系总结会
大观商业城社区   281 阅   Nov 30, 2018
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督导云南省工作动员会在昆召开
五华发布   401 阅   Apr 1, 2019
“新征程,向着伟大梦想前进”2018五华区“文化进社区”美术书法名家作品巡展活动
大观街道综合文化站   222 阅   Jun 5, 2018
文惠卡
乐享五华
个人中心